阳光在哪里?

首先郑重声明:本人之目的完全纯属紧急求救,本文字字真实,均具有人证,物证.如若有半句虚言,本人全力承担一切责任!本文不带有任何政治色彩,更没有丝毫抵触国家体制的情绪.所以恳请广大有善心的朋友看过本文后能够伸出援助之手,将本人之遭遇通晓给国际医学组织(世界心脏联盟)和国内外各媒体,让医学来证明奇迹!让公众舆论评击邪恶!让本人摆脱厄梦能够看见明天的太阳!

  我叫宋凯,中国.湖北武汉市人,家住华中科技大学,是武汉中扶建筑装饰公司(国家二级资质)第一工程部的负责人。我在1968年出生时体内就先天性生长着二颗心脏,它们分布在我左右胸部并且同时跳动着。但这件事情是在05年春节前一次患重病在武汉陆军总医院抢救时我自己本人才知道的,在此35年以来我一直被刻意隐瞒着。这个事实完全应该在我到成年岁数后告知本人的.从05年那次病危险脱险后我才渐渐了解到有一自称是国家某机构的有些人(据说是在我少年时一次病危时是他们出面抢救的)至我出身到现在一直对我从事着非本人知晓和认可的控制和研究。(这些人声称在我未成年时得到过我家人的许可,但这些人到如今都没有正式的来面对我本人,也就是说我被人秘密的做活体试验40年毫无人权).近几年来,特别是在07年三月份以后本人在几次重大的商业竞争当中连连失利,本公司机密和本人隐私在公开场合被竞争对手知晓暴露,严重的影响和伤害了本人的经济利益,给我的身心造成了无比的痛苦!原来是研究和控制我的这些所谓的科技人员在搞鬼,他们乘我右手小拇指做个接胫外科小手术时(手术是在武汉中医学院进行的)在我本人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偷装了探测晶片,(手术时我感到异常,不象是在做小手术,问医生到底怎么回事.可他们却在手术台上把我的头用布蒙起来不让我看到手术部位,手术进行了接近4个小时,正常情况下小小的接胫手术最多只要一个半小时).他们通过对我的人体探测和监控来出卖给社会上和我在生意场合有争端的人.更令人气氛的是:他们利用该组织的特殊身份来监控和压制与我(听我母亲说他们里面还有国安局的人),在我左右心脏疼痛难忍时不能得到正常的诊断和治疗,因为一旦我在无论任何一家医院做公开治疗的话,那些人的丑恶便暴露无疑.于是他们对我采取了惨无人道的手段,让我在本地任何一家医院都看不了病,得不到正常的治疗.还伙同他人一起陷害,诬陷与我,让我的所有亲戚,朋友不敢帮助我看病寻医,恐吓我的家人不许当众说出我身体真相(我遇害后一直要求我父母站出来指证这些人可他们却因为很多原因保持沉默了).使我精神和身体受到及大伤害!他们叫嚣着:你就是走遍中国也一样看不了病,你就是奇迹但我们说你是垃圾.他们还封锁我所有经济来源,竟然把我要看病的事实往政治上引,利用体制来压迫我,不让我追究事实真相,从而达到他们见不得光的目的(该组织被社会人收买靠出卖本人之全部隐私来获取利益)

哪里

   我当初在知道我的身体特异后,并没有觉得和正常人有什么特殊,我出身在干部家庭,母亲王美先18岁就参加革命工作,是个老党员.父亲宋万生是早期武汉测绘大学毕业的科研人员.他们是在70年代华中工学院(现在叫武汉科技大学)建校早期就调到学校工作的.我自从懂事起就受到良好的传统教育,至幼就立志参军报效国家.曾无数次见义勇为做好事受到过有关部门的嘉奖.所以当时躺在病床上只是想了想:从小到大的每次体检,每次就医我身体情况国家有关部门肯定是知道的,但没有跟我本人讲也肯定有他们的原因.于是我并没有认真的去追究此事,也不十分在意我自己长着二颗心脏,认为自己是个做事业的人就不应该把这些琐事放在心上,也没当回事.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这样做却给自己的以后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非人的摧残.

阳光在哪里?

   人长二心难道有罪?体有二脏难道就违了法?为什么不能说出事实之真相?为什么一个正常人会被暗中监视和控制?为什么这些人完全偏离了以研究人体科学的本意而成为社会垃圾的工具?为什么在本人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秘密研究还在我身体上装探测物体?为什么把一个人的正常思维通过转换仪器分析探知后出卖给社会垃圾?为什么我正常看病却无处求医,所有医院都拒诊?!我一从来没有违过法二又不是反革命.法能功,更不是敌特为什么会遭这样的迫害啊?!人还有基本的人权吗?!

  这些人到底是国家什么机构的啊?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祸害人的权利啊?!

  由于这些原因,本人的所有通讯工具和EMail都无法正常使用.手机和电话更是长期受到干扰没法用.被逼无奈本人便离开武汉去深圳,想换个环境把病看清楚,可这些人一直尾随着,处处给我设置阻碍.因为我身体内有他们装的定位探测装置,我自己也知道装在我身体什么地方,但我想找一个公开的场合公布此事,我自己切除了便没有了证据.可他们依靠这个装置掌握我的动态来对付我看病求助简直是无耻之极!

  我先在北京大学深圳人民医院做检查时,医生看过X光片后告诉我:的确我体内有东西,要进一步做专家确诊.可当我到深圳孙逸仙专科医院去做近一步检查时,他们便抢先一步,到医院做手脚(就连做BC时都还要我侧过身体,怕我看见显示屏),结果出来后不但什么问题都反映不出来,就连先在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他们都推翻了(前后二次检查时间相隔不到几天),医生们还讥笑我,讽刺我.这些人如此造假还要侮辱我的人格,这叫人怎样去想怎么去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啊!!!

  深圳电视台的第一直播现场和深圳晶报的李记者当时也跟我做过了专访。

  北京雄志律师事物所的王雪琴律师,于伏海律师也为我做过法律帮助.

  我自己从08年7月份以来也多次写信.打电话和发Eamil给国家各级纪检督察部门,反映事实,说明情况,亦无得到解决.

  可事实真相仍然被这些所谓的权势们压制着!正义得不到声张!

  人的命运是自己的!谁也无权去强行干涉和控制!谁都没资格去践踏一个人的人格!

  我现在就在信上把我的具体情况象您反映事实,就算我被害死了也请您将我的遭遇公布于世,留下我自己清白的痕迹.

  尊敬先生: 您好!我怀着十分悲愤的心情给您写下这封求助信。以便您了解事情之全部后能替我做主,彻底的查明此事,公布给全世界知道这件事情.帮助我运用正确的法律程序讨回属于自己权利。本人为此也在各方面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可那些人(对于我本人长期采取压制和迫害那一类的简称)在短短的这二天做出了很快的反映并且手段更加卑鄙。他们封锁了我所有现在只要可以得到经济来源的地方,他们还威胁我的家人,恐吓现在可以帮助我的朋友,其目的就是让我寸步难行。不过从这一点我看出来现在这些人真的很害怕了,他们知道,只要事实真相得以澄清,只要有不受他们威胁和利诱的正义人士出面调查此事,那就是他们的末日了!一旦我身体特异和装有晶片的事实暴光与天下,他们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些给他们做假证和无理拒诊的各大医院均会被我起诉,所以他们现在更疯狂了,手段更无耻了!情况紧急,我只有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向您求救,这更是他们逼的我走头无路连基本的日常生活都无法维持,他们除了不能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以外其他各个方面都从背地控制和迫害我,其目的就是想逼死我.因为我活一天,他们就恐惧一天,在我身体里有他们摧残我的证据.现在我只能求助您了,(我留有他们做假的证据)请求您把我从危险苦难里拯救出来,我现在的处境已经到了十分险恶的地步了!!!:(象我这样身体有特异功能的人国家有关部门是有档案,在这个组织变质腐败之前,该组织以前完全不是这样的,可他们现在伙同他人对我的压制和迫害对我身心已带来了深深的伤害,他们目前的所做所为是欺上瞒下,自觉罪虐深重了,不然不会上演这最后的疯狂)

   07年的3月5日,在我施工的现场发生件枪案(百度网上称之为关山一工地上演全武行),当时这个事情在我们本地闹的很大,影响也很大,大小新闻媒体都有评论。当时这个工程项目很大,我公司是在投标围标竞争后得到工程的.在工程正在开工时间,工地才突然发生枪案的,被毁的奔驰车S600是我本人的,但那天我不在现场而在我们学校对面的中医院做个小手术(切处舌息肉).不然那早就被他们陷害的咣铛入狱叫冤无门了!因为这场闹剧就是本地最大的一个黑恶势力制造出来的,(他们故意搞二帮人在工地闹事,搞完后还插把猎枪在我车旁,栽赃嫁祸与我)目的就是让工程不能正常开工。武汉市公安局当时的治安条例上有一点是这样规定的:无论任何工程如果发生重大治安事件,一律停工,待事情解决后再议。可当时谁都知道这事是那些所谓的黑老大搞出来的,他们竞标不到,便闹这一出啊。可您知道吗?这么大的一个事件从开始到后来连基本立案都没有啊!我上访到湖北省公安厅都没解决下来.上亿的工程是需严格验资和垫付大量资金才可以开工的啊,我本来就在前期的拆牵和基础土建上做了大量投入,可一但停工,所有的费用我是亏损不起的,何况再加借贷利息。从那以后,我便开始漫长的苦行僧的生活,一边与黑恶势力做斗争一边上下走访维持工程,那可是我全部的心血啊!可就从那以后,我觉查出在很多关于我本人的事情上发生了根本上的变化,特别是在我今年春节前的一次手术,他们在我右手小拇指上装了探测仪,但是并没有通知本人,是秘密进行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社会垃圾所谓的老大们和另外一些商业对手买通了这些研究我的人),是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对我身边的人能够拉拢的就利诱,不能拉拢的就威胁,然后利用国家给他们的权利迫害我,特别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到处颠倒黑白,搬弄是非,把我个人生理上的隐私当笑柄在社会上到处宣传,利用他们红黑势力勾结,对我进行残酷的迫害也跟我人生带了莫大的耻辱。我右胸疼痛难忍时他们竟然不让我看病,当我在武汉最有名的亚洲心脏病专科医院做胸布BC时,医生怕我发觉病情真相而突然拔掉电源时才让我猛然省悟,原来他们勾结在了一起!我当时看病的确是右胸痛苦难当,想得到正常治疗.可他们却怕真相暴露玩火自焚!(我当时很生气的问那位年纪60多的老医生,问他为什么没有医德,为什么不给病人治疗,老医生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能给你看病,真的对不起了.我说为什么啊?他说你关系到国家机密我们不能看啊.)我当时真是好笑又可气,我是国家机密那应该保护啊,那为什么我自己连病都看不了啊!我是国家机密那应该是保密的啊,那怎么就连社会上的垃圾们都清楚我的所有事情而我自己却埋在鼓里?被拿来做特殊科技试验的小白鼠都会放在温箱里倍受呵护何况我是一活生生的人呢?!

   从那以后,我病发疼痛还是去看病,他们必然弄假,我就留下了他们造假和无理拒诊的证据。可对我的内心和精神上造成无可弥补的创伤啊!有段时间,我自己觉得生命失去意义,也觉得很屈辱便离开武汉,想在外面调整好状态再面对以后的生活,可那想到,我到那里他们就会跟到那里,挑唆.离间.唆使可能和我有接触的人来出制造事端。(08年9月时,当我在北京和律师,医院还有媒体准备公开我病情时,那些人就马上设计要人把我骗到深圳来,说有个急事非要我办,处理好了我就可以解决目前的经济危机,可等我赶到深圳来后,所有的当事人全部关机,不在家,让我深深的陷入更险困境.)当然,我有些朋友也驳斥过他们:你们总在我们面前说宋凯这些.那些的闲话是什么意思啊?你们怎么不去当着宋凯他本人的面去说啊?那你们是国家什么部门又是干什么的啊?宋凯如有犯法或者扰乱治安你们就去抓他啊?你们说宋凯头脑想法有问题,那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怎样想问题的啊?既然你们把他诋毁的这样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怕他知道事实真相啊?宋凯为学校(华中科技大学)做出来的那些事迹和贡献是你们抹的黑涂的掉的吗?!宋凯现在是想看病,他又不是装的,你们为什么总以其他的理由和无稽的话题来掩盖事实啊?你们把宋凯说成神经.疯子那你们还到处跟着他.防他.还怕他知道什么啊?你们在他身上做了那么多丑事怎么还怕他跟媒体说啊?每当有人在问他们这些问题时,他们不是以特殊身份来威胁封口就是黑恶势力上门恐吓,无稽!无耻啊!我有写日志的习惯,我在每次和他们做斗争和很气愤时就会在自己的QQ空间和博客上面写些文章来评击他们,可到后来我在网上发贴和QQ(21187343)包括EAIL都无法正常使用了.就连发的正常求医的帖子都发不出去,更不谈用电话了(那些人除了无法限制我的行动自由以外其它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可我毕竟没有一丝违法和犯罪啊)。甚至有段时间他们还派人来蛊惑我说:去北京看病不给看就抢奥运火炬,去跟政府闹,偷渡去台湾,香港。当我听到这些话时总在第一时间呵斥到:你们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到底谁教你们这样说的?(一般人是说不出来这样具有煽动性的话的)你们觉得我现在被害的还不惨啊?!为什么还要帮那些人往我身上使坏泼污水啊?!为什么我明明是想看病你们怎么总往政治上面引啊?!

   我很痛苦!病不能看,人体一奇迹被诋毁成为垃圾!堂堂一男儿被这样的奸邪小人害!我不屈啊!当生命的尊严和自由遭受践踏侮辱时,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反抗!说到这里,其他还有等等等等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有些事情在一开始的诉状书里也提过了),我渴望通过这样的求救方式能够迅速引起您的重视,我盼望我的真实得到证实.请您为我做主,明察事实真相,把我从苦难之中拯救出来.就在今天我身边一位朋友在临别前和我说:算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现在势力大,红黑一起,你人单势孤,旁边的人都怕沾火星啊!别太认真现在了,想想以后怎样过啊!你这样跟他们斗是没用的,他们不会要你死更不会让你好过啊,有时低个头可能会好些啊。你的事情在你有生之年总会在以后搞清楚的。他是在我出事后一直陪伴着我的一位朋友。我对他走没说一个字,我只是告诉他:人的命运是自己的!谁也没有资格和权利去践踏一个人做人的自由和权力!我宁愿把自己的事情搞的清楚后隐居山野,也不愿意被这些坏人捏在手里活一天!活着做清白人,死了是明白鬼!那些痛苦和耻辱你永远都感受不到的!痛不在你自己身上!

   您看看,在我国大讲和谐社会的今天却有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在朗朗乾坤里竟然有这样龌龊的行为!真叫人不屈啊!!!我的亲身遭遇足以让全世界震惊!!!

   恳切的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一个渴望看见明天的人

  中国.湖北.武汉.华中科技大学.西一区49号501室027_87544518

标签: 哪里 阳光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原创评论]安徽it,路在何方?
下一篇:直播小程序怎么弄?

发表评论